传奇教头与他们的传奇:听与看,弗格森的要点

传奇教头与他们的传奇:听与看,弗格森的要点

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可以说是红魔曼联的代名词,从1986到2013年,他率领球队拿下38项奖杯(包括13次英超联赛冠军和2次欧洲冠军杯冠军,更在1999年囊括欧冠、英超与足总杯三冠王),他是那种极少数可以同时在足球员还像工人阶级男孩和足球员变成大都会全球知名巨星的时代都带出优秀战绩的总教练。弗格森退休后曾写过一本书叫Leading(领导力),顾名思义是在谈论领导的书,毕竟有许多人都想知道究竟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如何带领球队创造如此的丰功伟业?当然一名教练的领导哲学,仅透过一篇文章或一本书是完全无法穷尽的,那是滴水穿石、日积月累下来的结果,不过在Leading书里开篇,对于如何领导一支球队(如何变成优秀的教练、球员,甚至拉远一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弗格森倒是提示了两个要点。

弗格森,阿伯丁,皇家马德里,西甲,克诺克斯

用心听

弗格森说很多人都不愿意花精神在倾听上,尤其当他们获得了世俗所谓的成功时,自然而然便会有很多人聚集在身旁,不管你说什么他们都会点头称是,逐渐地你会变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声音,会觉得自己知道任何事,但这习惯相当危险,因为如果你不专心听,恐怕会失去很多东西。好比说1992年在曼联与里兹联的一场比赛后,弗格森跟球员们聚在一起,他听着史蒂夫·布鲁斯和加里·帕里斯特等人分析并大力称赞对手埃里克·坎通纳,这段讨论令弗格森印象深刻,尽管当下没有任何行动,但已种下日后曼联买入这位法国球星的种子。而就算曼联已经签下了坎通纳,弗格森仍旧询问法国籍教练吉拉德·霍利尔和法国记者Erik Bielderman,想要听听他们的意见,以便能够更了解坎通纳,他甚至咨询了法国球王米歇尔·普拉蒂尼,普拉蒂尼回覆曼联这个签约是正确的,坎通纳只是需要教练给他多一些理解与时间!弗格森说上述这些听来的建议无疑让他找到管理埃里克·坎通纳的最佳方式,日后坎通纳迅速变成了老特拉福的「国王」,而日后回想,这个签约,可能是整个1990年代,曼联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了!

另外一个例子发生在弗格森还在苏格兰担任阿伯丁足球俱乐部教练的时候,1983年欧洲优胜者杯决赛他们将对上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而对方的教练呢,则是大名鼎鼎、不可一世的阿尔弗雷多·迪·斯蒂法诺。弗格森听了另一位他心目中优秀的苏格兰教练乔克·斯坦的两点建议:首先,比赛前一天练习时,务必要让皇马先练球,让他们觉得小球会阿伯丁正在观赏自己演出;另外,别忘了带上一瓶上好的苏格兰威士忌给斯蒂法诺!弗格森两点都照做了,他说当他把威士忌拿给斯蒂法诺时,阿根廷人吓了一跳,但这也让斯蒂法诺放松了戒心,最后, 阿伯丁居然以2比1击退了西班牙强敌。而虽然说情况并不见得如此,但弗格森可能还是会谦虚地说,幸亏他听了乔克·斯坦的建议,用一瓶苏格兰威士忌的成本,就拿下了欧洲优胜者杯!

弗格森,阿伯丁,皇家马德里,西甲,克诺克斯

注意看

弗格森认为观看是另一种被人忽略的重要技能,而它跟倾听一样,几乎不用花什么额外成本。观看可分成两种,首先你要看细节,然后你要再看大局,也是在阿伯丁时期,弗格森雇用了阿奇·克诺克斯担任球队助理教练,弗格森自陈当时的他尚未能真正体会看细节和看大局的不同,过了一段时间克诺克斯突然问弗格森为什么要雇用他?乍听这个问题弗格森相当困惑?他便再细问克诺克斯为什么要问这个?克诺克斯回说:因为如果你再坚持自己要管球队所有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什么工作都不能做了!这位固执又坚持的助理教练接着又对那位也算固执又坚持的总教练说:「你(弗格森)不需要主导球队练习,那是我助理教练的工作,相反地,练习时你应该站在边线,仔细地观看和思考就好。」

弗格森,阿伯丁,皇家马德里,西甲,克诺克斯

弗格森说那可算是他教练生涯的转捩点(嗯,或者是文学一点,照马奎斯百年孤寂的写法-那是乘毛毯腾飞的时刻!),他的眼光因此解放了,因为当你不执着于所有小细节(但那并不表示细节不重要,而是有专家帮你做了),你会发现更多令人感到惊奇的事。如果球队练习时你嘴里总是含着哨子,你的焦点自然就会放在球上面,而你若后退一步,从边线往球场里看,视野自然变宽,可以将训练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甚至包括球员们的习惯、能量甚至心情,这是他执教生涯所学到的宝贵一课,而他很高兴这一课(zoom in看细节,zoom out看全局)是远在30年前就已经学到啦!

英文有所谓Seeing Is Believing的说法,但很多时候那并不容易,因为观看的世界其实往往充满了偏见和先入为主的观念,如果一名球探告诉总教练说某位球员的左脚技术很好,那么总教练观察时自然就会将关注落在该名球员的左脚,便可能因此忽略了其他的质素或者对球队来说更恐怖的-严重的缺点。一名成功的教练,除了要会听别人说以外,也必须要带着一双没有偏见的眼睛去观察。这让我想到义大利著名的导演费里尼,众所周知这位导演最喜欢的城市是罗马(他宣称尽管他是在里米尼出生的,但他的生日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罗马那天),他说看罗马,最好带着两双眼睛,一双是对一切事物都很熟悉的眼睛,而另一双则是像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充满童真的眼睛!

或许弗格森所说的,也像是这样吧?

在教练生涯的初期,弗格森较为浮躁,他总希望事情能赶快办成,也希望能尽早展现他的权威,但后来他慢慢才体会,要有相当勇气与智慧,才能说出”让我再想一下”这种话来。毕竟当你年轻时,你不仅想要飞到月球,而且是马上就要到哪儿!通常这是由于热忱在驱动着你;而当你逐渐成熟,你的热忱通常会被经验所中和。我们都是DNA排序下的产物,但我们却有两种可以实现自我掌控的有力工具,那便是耳朵和眼睛,注意听、仔细看,在人生中好好使用它们,这可是伟大教练如弗格森 ,首先要告诉我们的要点呀。

关注微博:焰神说足球←请点击

体育下注体育竞猜APP←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