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到发展联盟 未来NBA新秀怎麽走

从大学到发展联盟 未来NBA新秀怎麽走

今年发展联盟除了原有的球队外,又额外新增了一支队伍,但这支队伍并非如其他球队隶属于母队,而是直属于发展联盟本身,这支球队名叫Ignite(引燃队)。引燃队的成立不止影响了发展联盟本身,更重要的是它也直接影响到了大学招生,今年如超级新人格林(Jalen Green)、托德(Isaiah Todd)等高中时期的明日之星,就选择成为引燃队的一员,而非近年传统路线的「One-And-Done」。

创立引燃队对年轻球员们究竟是好是坏,外界有许多声音和讨论,但与其讨论它的好或坏,若从其本质上来探讨,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能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为什么引燃队会成立?这是此讨论的最根本问题。

引燃队的成立或多或少也有和大学端NCAA打对台成分在,近年来潜力高中球员的选择愈趋多元,无论是在大学磨练,还是如小鲍尔(LaMelo Ball)至澳洲联赛NBL担任职业球员都有迹可循,这也因此让NBA萌生希望将年轻球员拉到发展联盟出战的想法。

本季是引燃队的元年赛季,但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因此发展联盟所有比赛都得在奥兰多泡泡中举办,且赛程也因此缩短,这也让引燃队在进入和NCAA等其他比较值的利基点较不足,不过依然可以从其他面向来观察这个带有实验性质的球季。

引燃队可以吸引年轻好手出赛的关键在于薪资,平均每位在引燃队的球员可以拿到约50万美金的薪水,对于一些在此年纪需要薪水来贴补家用的年轻球员而言无非十分诱惑。

在U17大放异彩的格林,就是当初最早承诺要加入引燃队的球员之一,他加入引燃队之前也有如肯塔基、亚历桑那、奥勒冈等知名大学试图招募这名五星高中生。「我认为在脱离高中后我就拥有自主的选择权了,加入发展联盟的比赛除了可以让我用篮球赚取第一份薪水,同时也可以在职业规格的环境下去磨练自己的能耐。」格林说。

就如格林所提,进入发展联盟几乎等同于要和一群飢渴升上NBA的球员们竞争,对尚未有完整篮球观念的年轻球员来说似乎是弊大于利。

不过NBA也有针对此去协助年轻球员,除了这些潜力股外,发展联盟也另外指派如杰克(Jarrett Jack)、强森(Amir Johnson)等资深球员加入引燃队,目的除了是帮助维持场上比赛内容品质外,另一个关键则是帮助这些年轻球员成长。

「我很常跟那些曾打滚多年的老将们交流,再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也理解自己的不足,并尝试要如何慢下来打球,未来才真正有机会上到NBA时挑战篮筐。」格林表示。

发展联盟当初在寻找老将时,也一度有询问过林书豪的意愿,但由于林书豪依旧心念著重返NBA,因此才拒绝了联盟的邀约。然而对这些引燃队的新人们来说,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仅是与对手的竞争,他们也同样会面临和队友之间的发挥空间挤压。

举例而言,发展联盟第一场比赛由引燃队对上圣塔克鲁兹勇士,格林在半场进攻时的缺陷就不断被放大,不过库明加(Jonathan Kuminga)在处理球的细腻与安定,反而让他的表现看起来比原本预期乐透顺位在他之前的格林更好。

纵使类似的状况就算未来升上NBA也会发生,只是对这些准备投入选秀的球员们来说,这种不会明言的竞争依然可能抑制他们的成长,且比起大学较为平均的球员战力分佈来看,引燃队与其说是培养球员,它们加深彼此竞争意识的层面似乎更加强烈。

另一方面,教练在球权上的分配也同样可能会导致球员在选秀顺位上的上升与下滑,虽然平心而论这确实能更早看到球员的短板,但那些短板或许能在大学修正的机会,却也可能因此白白流失。

然而,从另一个层面来看,若能在发展联盟这种激烈竞争的环境下生存,同时又能提早适应未来进入NBA的碰撞强度,对一些新秀而言未必是坏事,甚至有助于他们在心态上的建立。

除此之外,相较于大学有更多的实战机会,本季发展联盟只有短短一个月就结束,球员在经验上的累积就有一定会有落差。更重要的是,一些在大学时有机会培养提升的篮球观念,在引燃队这种以竞争为第一优先的队伍中较难有收穫,这也或多或少可能会影响到未来各支球队在选秀时的看法与决定。

「我从来没看过我的户头裡有这么多数字,这让我感到相当兴奋。」儘管引燃队的出现确实带给年轻球员们实质上的利益,但实际上它目前呈现的结果,也多少造成这些年轻球员在成长上的压缩。不过今年还只是第一个实验球季,且是属于缩水赛制,因此现在就下定论还太早。就如过去的NCAA一样,纵使弃学风潮依旧,但大学端依然慢慢寻觅了生存之道。

稳定发展几年后,引燃队或许也能逐渐从这些过往的例子中吸取经验,慢慢建立自己的体系与给予年轻球员更多的发挥空间。让那些在高中观望的潜力股们,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去挑战属于NBA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