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大交易特例: 谁是赛季中凯尔特人潜在的交易目标?

历史上最大交易特例: 谁是赛季中凯尔特人潜在的交易目标?

 

先前凯尔特人在先签后换当家前锋戈登·海沃德后,从黄蜂手中拿了联盟史上最高的2850万美元的交易特例,这使球队在赛季开打前能够保持薪金空间的弹性。

本季的平均收入约为1.09亿美元,而花费多的球队必须向联盟缴纳奢侈税,2020-21年度预估为1.32亿美元。每超过上限一美元,球队需缴纳的费用就会越来越高。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没有在海沃德的离开上获得交易特例,那么就很难交易到那些与母球队签有合同的球员。更何况这是个高价值的交易特例,很定有机会引进联盟巨星。

现在,凯尔特人证在税收边缘,这个交易特例可以让球队在赛季中有很好的操作。波士顿还可以在2020-21赛季花费大约2200万美元,它可以花费在一名或多名球员身上。

话不多说,那么在2020-21赛季,有哪些球员可能会出现在波士顿的雷达上?

 

斯宾瑟·丁维迪(控球后卫,布鲁克林篮网,1150万美元)

丁维迪自从2016年转会到篮网开始后,表现数据一路攀升。从16年加盟场均7.3分到上赛季的场均20.6分真的很不容易。一般情况下,丁丁是不可能作为交易资产的,但篮网队正在寻找超级巨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此送出丁维迪帮助吸收工资也不是不无可能。

凯尔特人现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为组织后卫肯巴·沃克找到理想的长期替补。虽然有很多的“如果”让这看起来很有可能,但值得探讨的是布鲁克林是否在交易截止日前考虑签下另一名大牌球星。

阿隆·戈登(前锋,奥兰多魔术,1810万美元

戈登可能是最适合的球员,他可以从低迷的魔术中解脱,现在的魔术看来不可能会在2020-21赛季东部强权崛起中表现得更好。

他能很好地打前锋位置,也可以在5号位做出贡献,如果凯尔特人要打小球,他也能配合,这名亚利桑那大学出产的球员能在需要的位置带来进攻和篮板,而且他的三分投篮足够稳固。

别忘了他可是两届扣篮大赛亚军,我个人是很想看他穿上凯尔特人的球衣飞跃篮筐。

 

扎克·拉文(得分后卫,芝加哥公牛,1950万美元)

当沃克坐着的时候,波士顿需要前场深度和额外的进攻能力,一个能够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的球员应该是波士顿讨论的对象。

另外,公牛在新教练比利·多诺万的带领下是否会把拉文视为未来的一部分还不清楚,而且对于一个年龄适合凯尔特人的球员来说,他的要价可能不会太高。

在防守方面,他可能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但拉文的进攻才是他的吃饭本领。他在公牛时的一项特点是,他可以在进攻时间读秒到时前接到队友传来的烫手山芋,把球顺畅的放进篮筐。要清楚球队会常发生这种进攻读秒还不能将球处理掉的状况,代表球队进攻体系混乱,而这种危机处理的能力正是他的价值。

 

赛迪斯·杨(前锋,芝加哥公牛, 1350万美元)

杨很明显是不太可能在公牛呆太久的球员,他的未来不再芝加哥。作为一个坚实的防守者,他能够以35.6%的投篮命中率从低位投射,这名新奥尔良人可能是这笔交易特例下有趣的选择。

身高6英尺8英寸的扬可以在五人组的小球阵容中打比赛,尽管他在面对大多数球队时面对小前锋时速度算慢,但他的高机动性和球商可以弥补这一点,他头脑好可以对付比他高大的球员,身体对抗性不在话下,不管从板凳出发还是首发,他可以很好地完成教练赋予的工作。

德章泰·穆雷(控卫,圣安东尼奥马刺,1430万美元)
穆雷的防守、传球和年龄都使他成为波士顿交易特例的理想选择。24岁的他除了能够贡献防守和提供篮板保护外,他在进攻上也有很好的成长。他在2019-20赛季场均已经来到10.9分,且数据是逐年在进步的,他的潜力很符合目前凯尔特人的需求。

穆雷最著名的就是他的”穿墙防守能力”,能够无效化对手方的掩护和战术配置,这在现代篮球中是一项特殊技能。只要有球员在卡位或掩护时,他会奋力的用前脚穿过卡位球员,死命的跟上持球者,瓦解对方配置的进攻战术。

虽然他可能不是沃克的理想继承人,但穆雷有机会到达这个位置,天赋满满。

 

关注微博:焰神说篮球

体育竞猜:f1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