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电影时代的遗忘:多元文化与历史记忆的丢失


在无声电影时代遗渡给我们的文化遗产中,电影本身的失传并非唯一悲剧。如今,我们应当回顾那些被忽视的故事,在历史浪潮中被遗弃的声音,为我们对几十年电影制作的理解重新定位。

当人们谈论默片,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白人男性喜剧演员的戏谑表演,或是穿着华丽长袍的白人女星们的光辉形象。然而,那些挑战这种单一印象的电影与其背后的创作者,却常常在历史逻辑下消失无踪。

尝试设想,另一种面孔出现在无声电影的殿堂里:笑容灿烂的黑人女性、与暴徒抗争的犹太女性、俯瞰牛仔的土著女性。这不仅仅是可以设想的局面,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进步正在确认那些被遗忘的贡献者,其中许多是女性、彩色人种和其他被压迫群体的成员。

曾一度受到观众追捧的表演者们,如今却沦为历史记忆的缺失。有时候这种遗漏是刻意的,源于过往的偏见,而后来的时代不断加剧了这种偏见。我们理应深入认识到电影起源的多样性,而不是只有白人男性主导的单色调。

例如奥地利出生的艾伦·里希特,1913至1933年间拍摄了70部德国电影,成为20世纪20年代票房号召力最强的演员之一。她不仅出演喜剧和古装剧等多种类型的影片,还常与快节奏的旅行冒险片联系起来。但其贡献,却在当代的名望中黯然失色。

德国的电影史中,对于里希特的忽视已然成为一个警示。如《硝酸盐之吻》一书所指出的,有效的历史重建应揭示那些造成失落的过程,以及随之被构建的沉默。里希特无疑是这些沉默中的一例。

她的影响曾遍及整个电影院,但随着票房收入和名声的消散,她的形象渐从历史长河中被抹去。更重要的是,她的犹太背景让她走向了一个危险的转折点:随着她和她的丈夫在纳粹统治前夕离开德国,她被排除在德国电影业的历史之外。

找回这样的历史人物和电影,意味着挑战已构建的历史沉默。波代诺内无声电影节中的活动就像一次考古发掘,而非仅仅是物品陈列。从中,我们可以找寻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建立联结,催生更多发现。

正如新迷影提出的,对于世界好奇心和批判性参与中的探索乐趣与对经典的庆祝并存,许多被纪念的电影人中,包含有女性、酷儿、土著和有色人种,他们对激进主义的兴趣并非偶然,而是其深刻文化项目的一部分。

在致力于为边缘化群体争取更广阔电影舞台的同时,我们亦应向他们的先驱致敬。价值观的多样化不应该受限于新电影,我们可以通过赞誉其先驱来纪念他们的贡献。也许艾伦·里希特不是唯一的例子,但她的故事激励我们,去探索那些曾经因为文化或身份标签而遗落历史,需要被重新实现的记忆和作品。通过这些努力,我们会发现,电影始终是集体创作的结晶,它的面貌远比我们所认知的要丰富与多彩得多。

若您对沙巴体育有任何问题或建议,
欢迎联系下方资讯,我们将派专人为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