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中产阶级的“罪恶游戏”:打破沉默的性喜剧


温故知新,我们回望1967年美国的经典影片《雌雄大盗》,一部带有法国新浪潮式的自由灵魂之作,讲述了克莱德和邦妮这对“罪恶伙伴”如何在名声与暴力中穿梭。源自对枯燥生活的不满,这对大盗选择了捞金快速路——银行抢劫。其故事甚至以诗歌的形式,通过邦妮的才华,打入公众视野成为美国偶像。

当这一范式移植至2024年,再现于韩国中年夫妇Samuel和友真的身上,却显得更加接地气,他们的“发疯”行为并非为了宣战现实或求得名誉,而是为了满足家族的面子工程。在东亚社会中,“家族”一词往往能夺取个人意志的主权。无论是为老父摆下富丽堂皇的寿宴,还是为妹妹的女儿支付昂贵的钢琴培训费,一切消费似乎都未能为他们自身带来片刻的喘息。

韩国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中,经常可以见到“发疯”的情节。从《黑暗荣耀》的复仇剧情到《好久没做》中的日常琐事,韩剧似乎在用这种疯狂表达对现实不满和社会秩序的叛逆。韩国地产泡沫让许多家庭面临破产边缘,Samuel夫妇便是其中的典型受害者。面对人生巨变,他们选择了通过敲诈勒索来平衡损益,这种疯狂背后,是对社会不公的无声控诉。

在作品中,出轨、露宿街头、患难相依可以说是对“夫妻”的通行证,经济困难把他们推上了生活的绝路。生存之重压之下,人性的自私和贪婪得以暴露,同时也揭示了在表面光鲜亮丽的生活背后,所隐藏的家庭负担和诸多矛盾。

说到底,东亚社会的延迟满足文化在《好久没做》中被赤裸裸地展现出来。年轻时满怀激情的青春,怎知岁月流转,中年时身心已然疲惫。在追求家族荣誉的过程中,婚姻和性逐渐退化为沉默的任务。一场严峻的现实讽刺剧再现在世人面前,讲述中年夫妇在生活中苦苦挣扎,却又不愿放弃那一丝为家族求荣的执着。

然而,性应该是生活中的调剂,而不是压力的来源。《好久没做》不同于传统的性喜剧,它不再着眼于青春期的性探索,而是把焦点放在了中年夫妻因沟通不足导致的性问题上。故事里的Samuel夫妇,他们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角色扮演、浪漫小举动都变得令人窒息、愈发疏离。这种对中年性喜剧的深度探讨,提示我们,重建家庭中的沟通,找回性生活的美好,是远比金钱和面子更为关键的所在。

在繁华与贫穷之间摇摆的中产阶级,为了一丝虚无的荣誉,不惜牺牲自身的幸福和尊严。《好久没做》仿佛在告诫东亚人,勇敢冲破传统的枷锁,真正地为自己活一次。究竟,这场中年危机中真实与虚假、传统与现代的较量,能够激起多少同龄人的心声,我们拭目以待。

若您对沙巴体育有任何问题或建议,
欢迎联系下方资讯,我们将派专人为您服务。